传统文化的典范-避暑山庄

  在中国五千年历史文化的长河中最具有代表性的莫过于现存于世的列入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的古建筑、文物、完整的历史环境和历史遗址。其中的精华就是现存的皇家的宫殿、陵寝、坛庙、离宫园林和御用文物珍宝等,如北京故宫、北海、颐和园、天坛、沈阳故宫、北陵、东陵、西陵和现存最大的皇家园林……避暑山庄。
        避暑山庄始建于1703年(康熙四十二年)至1792年(乾隆五十七年),康熙、乾隆二帝先后共用了89年的时间建成。康熙、乾隆二帝作为满族少数民族的统治者,深感游牧文化和农耕文化的差异,被优秀的传统文化所吸引,潜心钻研、汲取其精华融入到本民族文化之中。他们知识广博,才能卓越,通晓中国传统文化,熟读儒家经典,深知虽然依靠马上得天下,治理天下还需要儒家思想。既有政治家的雄才大略,又有艺术家的情趣和才能,政事之余研经习史、精骑射、工书画、热爱园林建筑。雍正在《圣祖皇帝庭训格言》序中说康熙“图书经史、礼乐文章之渊博;天象地舆、历律步算之精深,以及治内治外、养性修身;御射百药、诸家百氏之论说,莫不随时示训。”
        康熙说自己“朕八岁登极,黽勉学问……,惟以经书为要。至于诗文,则在所后。及至十七八,更笃于学,逐日未理事前,五更即起诵读;日暮理事稍暇,复讲读琢磨,竟至过劳,亦未少辍。朕少年好学如此。”可见其儒学根基之深。乾隆也是自幼聪慧、受名师教导,酷爱书法、图画、文物、射猎、精通多种语言,他的爱好和才能是多方面的。兼具政治家和艺术家的气质。在这一时期,经济繁荣、社会安定、国库充裕、多民族国家的统一得以巩固和发展。而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的繁荣昌盛,达到了封建社会前所未有的高峰,即所谓的康乾盛世。为构建大型园林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作为天下至尊帝王、可以充分享受社会物质文明各项最高的成果后,必然会有更高的精神世界的追求。就如同城市精英和显贵吃腻了山珍海味想到山村去吃农家菜一样。历代封建统治者对居住环境的要求,从极力追求物质文明到注重精神满足,以求得到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协调。虽然身居深宫内苑,也向往与大自然相处,尽可能取得自然平衡、达到“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乾隆在《避暑山庄后序》说:“盖汉唐以来,离宫别苑何代无之?然不过费人财逞己欲,更甚者乃至破国亡家,是可戒,无足法也。……我皇祖建此山庄,所以诘戎绥遐,崇朴爱物之义,见于御制中,意深远也。……若夫崇山峻岭、水态林恣,鹤鹿之游、鸢鱼之乐,加之岩斋溪阁、芳草古木,物有天然之趣、人忘尘世之怀,较之汉唐离宫别苑有过之而无不及。”除了政治和军事上的考虑外,无非是移情怡性、避喧听政、清静致远、怡然恬淡、寄情于山水之间、逍遥自得的精神世界。加之清朝统治者生长在白山黑水之间的游牧民族,逐水草而居,尚骑射,入主中原后,接受了农耕文化和儒家思想,但其“射猎习武”崇尚自然的传统被康熙加以发扬光大。康熙亲政后建立了木兰围场,每年避暑塞外,来往于京师和木兰围场之间,“风尘有所不避,饮食或至不时”,同时还要处理政务、召见臣工、宴请少数民族王公等政治活动,达到“合内外之心,成巩固之业”目的,建立口外行宫势在必然。所以康乾二帝集中了全国的能工巧匠,举国之力,前后用了八十九年,修建历史上最大的皇家园林……避暑山庄。
        山庄规模宏大占地8400亩、是颐和园的两倍、北海的七倍,比号称万园之园的圆明园还大,仅宫墙就长达10公里。山庄内分为宫殿区、湖区、平原区、山区,宫殿馆阁、亭台轩榭、寺庙庵观等一百一十余组形式各异的建筑散落在洲岛湖渚之间、原野丛林之上、崇山峻岭之中,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集中国古代园林古建之大成。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典范避暑山庄,对于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山庄就是一座巨大的文化宝库有待于我们进一研究和发掘。简而言之,山庄集儒、释、道之大成,将其思想和精粹融会到风景园林之中。形成了其独特的清、静、秀、雅、奇、巧、博、大的皇家自然风景园林的风格。
        避暑山庄集中国古代园林艺术、建筑艺术、宗教艺术之大成,巧妙利用自然地势,把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观融合在一起,具有南方之秀丽和北方之雄奇。园中的殿阁楼台、亭榭轩堂、寺庙庵观等古建筑包括了中国传统的建筑形式。其中建筑、文物、园林、碑刻、匾联以及峰岚丘壑、林木花草、泉流瀑布、鹤鹿禽鱼等无不蕴含着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以及儒、释、道三教文化的交流融汇。形成了“虽由人作、宛自天开”朴素淡雅为特色的皇家园林。具有极高的艺术成就,是中国古代园林的杰出代表。
        一、福地天成
        在历史上选择在天然名胜景区修建离宫别苑,可以追溯到秦、汉。秦修建的阿房宫、西汉的骊山汤,隋朝仁寿宫以及唐华清池等著名的离宫别苑。帝王春去秋返,为避暑消夏的离宫。但这些夏宫虽然以自然景色为主,但大多以宫殿建筑取胜,如晚唐诗人杜牧《阿房宫赋》所述:“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迴,檐牙高啄,各抱地势、勾心斗角 、、、、、、。”汉朝也是“凿地为池、构石为山、宫观相连,奇果异树,珍禽怪兽,必备其中”。可见其建筑以人工为主。而避暑山庄却以其朴素淡雅的宫殿和奇山峻岭、水态林姿、突出自然美而又规模宏大的皇家园林而独具特色。
        在择址上康熙独具慧眼选中了地处京师与塞外蒙古之间的热河,他在《御制避暑山庄记》说:“境广草肥,无伤田庐之害,风清夏爽,宜人调养之功”,又夸耀这里“泉清风秀、土肥水甘,……朕避暑于此,饮食倍增,精神爽健”。又说:“朕数巡江干、深知南方之秀丽;两幸秦陇益明西土之耽陈、北过龙沙、东游长白、山川之壮、人物之朴亦不能尽述,皆我之所不取。惟兹热河、地近京师,往还无过两日、存心岂误万几,因尔度高平远近之差、开自然峰岚之势;依松为斋、则巧崖潤色、引水在亭、则臻烟出谷,皆非人力之所能。


 在《御制避暑山庄诗》恭跋写道:“自京师东北行,群峰回合、清流萦绕、至热河形势融结。古称西北山川多雄奇,东南多幽曲,兹地实兼美焉,盖造化灵淑特钟于此。”奇山异水、南雄北秀的天然风景是绝佳的造园圣地。
    我国古代传统对居住的要求,极力追求物质文明从而注重精神文明,以求得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协调,尽可能取得自然平衡,以达到“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
    选址即是建筑和造园、也是中国传统风水的主要原则,即人、建筑和环境三者之间应保持和谐的关系。按风水的原则是,以山为托,(龙脉所在),背山面水。即周围地形它需要呈马蹄形的隐蔽地形,背靠群山、前面是一片开阔地形、即最吉祥的地点――风水穴(明堂),应位于环山主峰的山脚下,前面不远处应有水环绕环绕,明堂正对远山为屏障。这种山称为朝山,而水流入处称之为“水口”,这样可以使气行之有止。
    避暑山庄的地形诚如《热河志》所言:“阴阳向背,爽垲高明,地据最胜,期间灵境天开、气象宏敞”。从山庄地形上看西北高而东南低,西北为崇山峻岭为阴、东南为开阔地带为阳,前面有武列水和热河水川流而过。西北为金山、黑山、正东为磬锤峰、正南为僧冠峰。磬锤峰一拄擎天、位于东方,康熙诗中写到“君不见、磬锤峰独峙山麓立其东,又不见万壑松、偃盖重林造化同,自然天成地就势,不待人力假虚设。”特别是孤峰云举的磬锤峰,对崇尚生殖崇拜的东方民族,其代表生生不息的阳物。即老子《道德经》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的道理。也就是说天气阳而地气阴,万物生于天地之中,自然带有阴阳二气,而万物所以生长正是因为阴阳相合所生成的和气所致,和气取得的是阴阳二气的中和,所以阴阳相合而万物和。只有这样才符合大道规律。
    “和”是儒家思想的中心,上和天道、下和地理、中和民心,以和为贵。
    而避暑山庄则以磬锤峰为地标,“因高借远、借景入园”,无论在山区、平原区、湖区、宫殿区皆可仰望高耸入云的磬锤峰。
    同时这里气候适宜,丛林茂密、风清夏爽,人烟稀少,清静安谧。即可以消夏避暑、又可以避喧听政,塞外高寒又可以避水痘,特别是蒙藏民族生长在高寒地带,畏惧内地炎热和怕出水痘“皆以进塞为惧,延颈举踵以望六御之临”。这里地处京师与蒙古之间,实为接见、宴赏的最佳场所。
    加之出于政治、军事上的考虑,正如朝鲜使者朴趾源在《热河日记》中指出:“热河乃长城外荒僻之地,天子何苦居此塞裔荒僻之地乎?名为避暑而实为天子身自备边也”。其学生柳得恭在《滦阳录》如此说:“窃观热河形势,北压蒙古、右引回回、左通辽沈、南制天下,此康熙皇帝之苦心,而其曰避暑山庄者,特讳之也。”一但京师有变,可退守这里避灾。当地民间谚语就有“热河”可以消弭“兵灾战火”的“文明福地”。康熙做梦想不道的是其后代子孙在157年后的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英法联军逼近京师时,咸丰皇帝第一选择,就是以御驾亲征的名义仓皇逃亡热河。把各地勤王的军队和蒙古骑兵调往古北口,自己却在避暑山庄批准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北京条约》,而后病死在此。慈禧在这里策划了历史上著名的“辛酉政变”,走上了政坛“垂帘听政”四十八年,而避暑山庄却任其败落。正应了乾隆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他在《避暑山庄后序》中所言:“后世子孙当尊皇考(康熙)所行习武木兰,毋忘家法……。盖汉、唐以来离宫别苑何代无之?然不过费人财、呈己欲,其甚者,乃至破国亡家,是可戒,无足法也”。
    二、道法自然
    中国古代园林既然选择建在风景秀丽的地方,因此自然环境和园林的关系非常重要了。因地制宜、突出特色。中国园林主要是由山水、林木花草、建筑等构成的一个综合艺术品,富有传统诗情画意的自然山水画卷。达到老子《道德经》所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是老庄思想的核心,这里所谓的道,可以说是指宇宙和自然的规律或人类的宇宙观、世界观。老子《道德经》:“道者,万物之奥,善人之宝……,故为天下贵。”大道为万物之母,作为万物的根本,以其根本顺依自然而无过,生活就会平安幸福。传统园林所追求的就是“虽由人作、宛自天开”,天人和一,中国美学的最高境界。作为自然山水园林,它所展示的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正是这种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的关系,在对它的欣赏中,自可与天地同在。其题名为避暑山庄者,言语朴实、意境深远。中国儒学的圣人孔夫子有言“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智者动,仁者静;智者乐,仁者寿。”智者何以乐水,古人言:“夫水者缘理而行,不遗小间,似有智者;动之而下,似有礼者;蹈深不疑,似有勇者;障防而清,似知命者;历险致远,卒成不毁,似有德者;天地以成,群物以生,国家以平,品物以正,此智者所以乐水也。仁者何以乐山?恺然高,……草木生焉,鸟兽蕃焉,财用殖焉;生财用而无私为,四方皆伐焉,而无私予焉;出云雨以通天地之间,阴阳和合,雨露之泽,万物以成,百姓以飧;此仁者之所以乐山也。”夫山者,雄伟广博、敦厚安静、生养万物而无私取;雄奇壮美、静而无言,喻君子厚德载物。夫水者,老子言:“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为不争、天下莫能与之争也。”夫水者,温柔而清、滋养万物而不争;顺流而下而谦虚有美德;无路不争、择势而流动是其智。喻君子之智慧。仁者厚德载物,长养万物不私取、大德不言美,安静如山喻仁者寿。其名山庄者、康熙以示崇朴爱物之意。正如他在《
芝径云堤》诗中写到:“自然天成地就势,不待人力假虚设。……命匠先开芝径堤,随山依水揉辐齐。司农莫动帑金费,宁拙舍巧洽群黎。”在建苑工程中“度高平远近之差,开自然峰岚之势。依松为斋、则窍崖润色;引水在亭、则榛烟出谷,皆非人力之所能。借芳甸而为助,无刻桷丹楹之费,喜泉林抱素之怀。静观万物,俯查庶类;文禽戏绿水而不避,麀鹿映夕阳而成群。鸢飞鱼跃,从天性之高下;远色紫氛,开韶景之低昂。”在前期宫殿区和湖区,主要建筑皆以山为名。正宫区一楼即名云山胜地、如意洲正殿名为延熏山馆、月色江声后殿名为静寂山房、东侧皇太子居处名为清舒山馆。其余景点多以日月风云、山林溪流、花鸟鱼鹿等自然万物、春、夏、秋、冬四季,朝霭夕岚四时风云为题。自然成景的有:万壑松风,万树园、泉源石壁、试马埭、芝径云堤、驯鹿坡、暖流喧波、青枫绿屿、澄泉绕石等景点。

以诗情画意的苏轼《赤壁赋》“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山高月小、水落石出、断崖千尺、江流有声”的月色江声、杜牧《阿房宫赋》“长桥卧波不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的长虹饮练;梨花伴月,你就会想到李白在《送别》诗中:“梨花千树雪,杨叶万条烟。……看君颖上去,新月到庄园”,和“满地梨花白、风吹碎月明”的意境。也有喻庄子会心之处的濠浦间想、知鱼矶、石矶观鱼;加之以静喻动、立意深远的水流云在、远近泉声、莺啭乔木、风泉请听、云容水态、石矶观鱼;香气袭人的香远益清、曲水荷香、芳渚临流、水芳岩秀;四季春有春好轩、梨花伴月;夏有无暑清凉、延熏山馆;秋有四面云山、秋澄斋;冬有南山积雪。朝有西岭晨霞、瞩朝霞;暮有锤峰落照、夕照斋。四时之景、朝霭晴岚,变幻无穷。
    借自然风景入苑,体现“巧于因借,相得益彰”造园艺术。如锤峰落照:“有山矗然依天,特作金碧色者,磬锤峰也。夕阳西映,红紫万状,似黄公望《浮岚暖翠图》。”登四面云山、若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之势;在南山积雪观赏,“山庄之南,复岭环拱,岭上积雪,经时不消……,晧洁凝映、晴日朝鲜,琼瑶失素。峨嵋、明月、西昆、阆风,差足比拟”。称其似峨嵋山、昆仑山一样在明月映照下,白雪皑皑宛如仙境。北枕双峰如双关对峙位于西北。诸多景点,采取因高借远,置身其间,就有在喧嚣闹市中最难享受到的山野自然情趣和塞外雄奇风光。这里的山、水、林、泉和禽鸟、动物自然和谐,正如乾隆诗中写道:“鸟似有情依客语,鹿知无害向人亲”达到了“物得天然之趣、人忘尘世之怀”的自然境界,确实是“无暑清凉”的避暑圣地。 (张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