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处园林德沛遐方 数座庙宇怀柔内外

  一处园林德沛遐方 数座庙宇怀柔内外

  ——世界文化遗产避暑山庄及周围寺庙

  199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批准了承德避暑山庄及周围寺庙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在表述其理由时说到:“避暑山庄是中国清朝的园林式皇宫,具有丰富的社会政治历史意义。避暑山庄及周围寺庙是中国古代帝王宫苑与皇家寺庙完美融合的典型范例。避暑山庄及周围寺庙,标志中国古代造园与建筑艺术的巨大成就。避暑山庄及周围寺庙是世界了解中国文化的实物资料”。还说明,“这样一座具有世界性突出普遍价值的艺术杰作,只有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加以保护才能使其得以永久传世并更好发挥其所具有的世界意义”。从此,这座皇家园林和周围寺庙就成为人类共同拥有和保护的世界文化财富。根据世界遗产保护公约规定,这颗紫塞名珠从此将永久地远离了战火。

  夏宫肇建 陪都形成

  避暑山庄及周围寺庙位于河北省东北部的承德市,是东经l18度和北纬4l度交汇点。建设于十八世纪我国封建社会最鼎盛时期,也是历史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清朝。从清朝入关后的顺治帝算起,康熙、乾隆、嘉庆、咸丰四位帝王曾巡幸。康熙和乾隆时期,每年大约6个多月的时间是在承德度过。按时间折算,乾隆帝在位期间有二十多年是在承德居住的。摄政王多尔兖(顺治九年十二月初九日死于承德故地喀拉城,追谥成敬义皇帝庙号成宗)、雍亲王允禛(建有承德狮子园雍王府,后继位为雍正帝改名胤禛)、智亲王绵宁(后继位为道光帝改名旻宁)、大阿哥载淳(辛酉政变后在北京登基继位为同治帝)在封任王爵时都曾随扈来承德避暑或参加秋狝(狝:古代秋天打猎)活动。可以看出,入关后的十代君王的人生中,只有顺治帝、光绪帝、宣统三位帝王没有到过热河避暑。显然避暑山庄成为清王朝统治的第二个政治中心,也是处理民族事务、边疆事务和整肃军队的夏宫、基地和大本营。更加印证了“一座避暑山庄,半部清朝历史”的真实写照。

  避暑山庄作为皇朝的夏宫消暑理政,曾经是清王朝“天朝大国”的外交场所德沛遐方;曾经是民族怀柔基地而安抚内外。于康熙四十二年(公元1703年)动工兴建,至乾隆五十七年(公元1792年)竣工。经历了康熙、雍正、乾隆三代帝王,历时89年。从兴建到至今300多年间,避暑山庄及周围寺庙经历了兴盛、衰落和复兴三个阶段。

  承德旧称热河,旧有热河上营之称,清顺治七年(公元1650年)摄政王多尔衮,保持了满洲社会围猎的习俗。多次出塞至此,还曾计划在此拟建避暑城。康熙北巡后,曾纵马驰跃木兰,于公元1681年在承德市双滦区滦河渡口肇建了一座喀拉河屯行宫。随后康熙帝又看到热河上营一带(即避暑山庄现址)物丰水美,天工造化,便破土成堤,肇建皇家宫苑。公元1711年康熙帝亲题“避暑山庄”,其中的“避”字在“辛”的下部多了一横,以彰显皇权贵重。这种字法的应用与天下第一府山东孔府的富字无点同出一辙,宣扬了一种避讳和独尊的文化。中国古代,臣要避君讳,子要避父讳。这样可悲的封建礼法,在唐代时就抹杀了著名“诗鬼”李贺。因为其父名字中有一“晋”字,所以李贺一生要避讳,连“进士”都不能考取。女真人龙兴关外之前,受到辽国的奴役。在辽兴宗耶律宗真时期(景福元年即公元1031年)为了避讳,把女真民族改作“女直”,并按编册和管属种类划分为“生女直和熟女直”。清代生员大考时,遇到与皇帝姓名同字之处需要减笔书写以示敬仰,若不然除消了功名还要受刑罚。

  清雍正元年(公元1723年)设热河厅。第二年设热河总管,统理东蒙民族事务。雍正十一年,改热河为“承德”。所以,避暑山庄又称为热河行宫或承德离宫。承德一词出于《尚书·周官》中的“六服群僻,罔不承德,归于宗周”。承德一词在金代、元代、明、清时期成为官名,曰“承德郎”,明、清时定为正六品。雍正帝所取承德有“承受德泽”之意,即雍亲王继承大统是承受父祖德泽,而非盗取。

  据康熙五十三年《溥仁寺碑文》中所载“兹热河之奥壤,乃紫塞之神皋。名号不掌于职方,形胜无闻于地志”。可见承德自古开化尤晚,以致无名。但是远古时这里就有了人类活动,有历史文物表明这里属于新石器时代的“红山文化圈”。在地质考古中还发现,这里有许多古生物化石,从而形成了“辽西-热河古生物化石带”。到了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时期,这里曾一度成为中国北方少数民族发翔、繁衍、发展的重要场所。中国历史上许多曾经辉煌而今消逝的北方民族大多曾在这里游牧、生息。这里曾经是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交融之地,尤其荟萃了马背文明的精华,也汇集了历史上消失的商周时期山戎古国,春秋战国时的东胡民族,两汉时期的匈奴部落,三国时的乌桓民族,魏晋时期的鲜卑、柔然,唐代的靺鞨、宋元时期的八部契丹、女真民族等远去已久的历史烟尘。清代以前,承德历史上一直是北方少数民族政权势力范围。这里曾经是鲜卑民族拓跋氏建立的北魏,契丹民族耶律氏建立的辽国,女真民族完颜氏建立的大金国,蒙古民族孛儿只斤氏建立的元朝,女真民族爱新觉罗氏建立的后金政权的统治范围。在北魏时治所在今隆化县土城子的安州,而不是热河,所以地志上没有过多记载。到了清代前期,这里划归内蒙古部落游牧,才略有“热河上营”记载的出现。康熙帝并不完全看中这里久远的游牧民族背影,而是看好它所处的“关塞要冲,季凉解暑,怀柔蒙古,避痘秋狝”的现实作用。清代著名大学士张廷玉在《御制避暑山庄三十六景诗恭跋》中写道:热河“至京师至近,章奏朝发夕至,综理万机,与宫中无异”进一步说明了承德具有明显的区位优势。

  在历史上称作“承德”地方有两处,另外一处就是满洲龙兴关外的沈阳。公元1644年清兵入关前,沈阳一直是清政权的国都,沈阳被称为盛京。康熙三年把沈阳改设为承德县。可见热河的“承德”理所当然是“都城”。避暑山庄礼成后,正门题为“丽正门”。而正丽门,曾是元朝大都城正门所镌题的名称。梁思成在《中国建筑史》称:“大都正南门口丽正,其内有千步廊,可七百步建棂星门”,可见应用于此便有陪都之意。乾隆三十六景之首的“丽正门”背面镌刻有一御题诗:“岩城埤霓固金汤,跌荡门开向午阳。两字新题标丽正,车书恒此会遐方。”所谓丽正《易经·离卦》中有“丽者离也。日月丽乎天,百谷草木丽乎土,重明以丽乎正,乃化成天下”。车书是指,秦始皇时期的“车同轨,书同文”的大一统思想。从这首诗的意境里可以看出,这是标志承德避暑山庄做为培都的一种文化表象。山庄宫殿区九进院落,是紫禁之制,依“十九间照房”分外朝和内寝两个部分,在建筑形制上更进一步肯定了这里陪都的地位。

  在《避暑山庄百韵诗序》中所记:“察民意,备边防,合内外之心,成巩固之业。习劳苦之役,惩晏安之怀”体现出建筑这种文化堡垒、政治堡垒、宗教保垒的重要意义。所以,清代皇帝才会“风尘有所不避,饮食或致不时,以是为乐”。历代君王才以“避暑秋狝”为国策,以至乾隆帝在《避暑山庄百韵诗序》中所载:“亲见皇祖高年须白,允宜颐养,尚且日理万几。暇则校射习网,阅马合围。虽天行之健,自强不息,亦圣度之恢,与时偕行也。”

  (本文系杨建光老师原创作品。刊载本文只为传播信息,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