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暑山庄发展史及其园林艺术(六)


  先到“鹫云寺”,它位踞在南面一个平岗上。寺东向,形制规整但与一般佛寺不同。进山门,中为六方形高三层的楼阁,叫做“香界阁”,阁后才是“福因殿”。寺址西边的墙(后墙)圆弧形,西北面沿山岗边缘而筑,其下即山谷,巧于因势而筑。出后门下转百数十米有八方亭。

  山鹫云寺后门,循蹬道下,横越山谷,然后上登,就到达“静含太古山房”,它与鹫云寺隔谷南北相望。山房面阔三间,建南坡上侧,朝向西南,从这里外望,有万嶂环云之势。进门屋,西边有廊连搠到一个二层高楼,叫做“不遮山楼”,楼下有曲径转折山腰蹬石间,廊后有一小亭,极为幽静可爱,俨然山居园林。

  鹫云寺的东北为“秀起堂”,跨着东西向的山谷而建,是山庄面积最大,工程复杂,高低错落,建筑巧妙的一组建筑群,山谷北部即朝南坡上,依岗辟地而筑堂、楼、书屋等园林建筑;山谷南部即朝北坡上,依岗脊筑有做正门的门屋和曲廊,并有墙廊跨谷连接到北部。门屋三间,南向。进门如由门屋后廊行,东通依脊而筑的扒山曲廊,拾级而上,一折而抵前有平台的堂屋三间即“绘云楼”,名虽为楼,实际只是三间的殿,只因在它的下面,对应建三间前廊,而明间辟为楼梯,由南望去,仿佛两层。进门屋直出,有缓坡石阶,可下抵谷底,跨涧有单孔石桥,过桥直上可达秀起堂。如穿过绘云楼东间有廊前引。廊依岗曲折而筑,直达面向西北的“经畲书屋”三间,屋后有半圆形外墙构成幽静的小院。过此,游廊依地形折而下行,跨过山谷,层层下跌,最后与“振藻楼”下层前廊相连。振藻楼,藏书用。绕过振藻楼,游廊又贴北岸金刚墙向西向北延伸,直至绘云楼下面的前廊。这段游廊中部有一间通向外面,出廊可缘假山蹬道上至秀起堂下部的月台。整个游廊把全部建筑及其侧廊连系起来,而山涧南岸的廊子层层上升,东部的廊子层层下跌,北部又紧贴石墙,其间曲折变化,构筑之妙,实属罕见。从建筑群的纵向来看,沟涧北坡依地形用条石砌为三个平台。一折而上第一层平台,上建绘云楼;又登二十多步为前廊平台,再东折拾级而上,方是主体建筑秀起堂前大月台,这样数叠而上,形势雄伟,如在天半。

  过芳园居,在石矶知鱼后山上,弘历建有一寺。顺山麓曲径行进,先抵一石桥,桥前桥后原建有石枋。过桥拾级登山,在半山有山门东向,额曰“珠源寺”(这个山门是仅存建筑)。过山北折而上,在东向湖区的北坡上,辟台地数层建寺。第一层是庙门前广场,左右各有幢竿,庙门面阔三间,额曰“定慧门”。进庙门为第二层台地,左右是钟、鼓楼,正中是前殿称“天王殿”。殿后为佛阁,额曰“镜乘阁”,全为铜铸(与清漪园的宝云阁铜殿式样相同),抗日战争胜利前为日本帝国主义所盗走。阁后是第三层台地,建有后殿,称“大须弥山”,供一切诸佛菩萨。这层台地的后沿原建有阔十三间飞楼,叫“众香楼”(通称小西天)。珠源寺除铜殿外,无特殊处。由庙门前广场东下至另一小院,北面临崖面湖有楼高起,额曰“绿云楼”,旁有面阔三间的敞轩,额曰“木映花承”,前有三间屋的“水月精舍”。其北有“涌翠岩”,因有瀑自岩而下,岩前建殿三间东向,额曰“涌翠岩”,其后有楼三间为佛庐,额曰“自在天”,是一微型佛寺,颇有别致。

  前已述,进梨树峪东口不多远就有*口,左行为松林峪。这里路左为涧水潺潺,路径狭窄,草木深茂。瀑源和“观瀑亭”遗址已不可寻。顺谷势缭绕数折,跨过几座小桥,两旁山壁峭峻真有空谷幽静之感。循左面的山径上登不远,忽仰见山谷上依岩壁建有轩屋,但又仅见屋角,那里就是“食蔗居”。它是依岩壁地而筑的一组建筑。大门为一间小门楼,入门后即为假山。主殿食蔗居,东向,面阔三间,左有扒山廊,下折是堂屋三间,额曰“小许庵”;右有扒山曲廊,通至高台,上建有大方亭,称“倚翠”。食蔗居东北有假山蹬道,上行至一亭,称“松岩”。这组建筑,面积不大,但布局紧凑,高低错落有致。尤其是一路来此,山径幽静,转深转妙,题曰“食蔗居”,表明渐入佳境,十分确切。食蔗居这组建筑,小巧佳妙,是松林峪第一胜境。从食蔗居旁山径登岭,循山脊行,可直趋四面云山亭。

  进梨树峪,过梨花伴月,澄泉绕石直到西峪深处,弘历又建了一组结构精巧的建筑群,叫做“创得斋”(现仅存废址)。它的地位正在两条山溪汇合处,有两个小山头,于是巧妙地因势构筑,形成一组小院。门屋东向,阔三间,屋后有庑,右通曲廊,连接到踞山头为屋的“创得斋”。斋南向,面阔三间。斋后右偏,建有一楼,称“夕佳”。门屋后左,有台阶可下,过一跨溪小桥,再由步石上登曲廊,直行到跨溪而筑,下为洞上为小楼的建筑,叫做“枕碧室”。

  从创得斋北过岗下涧,又有一组跨溪布局的小院,叫“碧静堂”(现仅存残址)。这组的主体建筑,倚山为堂,称碧静堂,堂左有曲廊连搠到“松壑间楼”,堂右另有曲廊连接到“静赏堂”。其后又有跨溪而筑,如一小阁的建筑,称”净练溪楼“。

  从碧静堂东行,有叠石天然成阶,至顶上架岩为屋,叫做”含青斋“,斋左有屋称”挹秀书屋“,斋右是”松霞室“,构成一组。这里谷崖峭峻,势极奇特,又架岩依石为屋为室,益以松林阴森,更增奇趣,含青斋这一组,跟北岭的”敞睛斋“,正好隔松云峡遥遥相望。

  从碧静堂西行,可通到”玉岑精舍“,它是山计最北的一组建筑。精舍位在平阔的台地上,面阔三间。在平台右偏稍下,有跨山涧而筑城关式高台,其上筑有“云檐”。穿城关洞门陡径,见有二亭,一叫“涌玉”,一叫“积翠”。玉岑精舍后,散点山石,循石间小径上登有依山梁构筑三间,称做“小沧浪,两亭有回廊相接(以上这些建筑都不存)。

  松云峡里,弘历也新建了几组建筑群。过“旷观”,有依山面峡的“清溪远流”,分为上下两组院落。上院的是腐朽 建筑清溪远流殿,依山筑于平台上,左右有依地势起伏而筑配殿和临路旁的亭殿,下院为不规则小院。其右后山头筑有方形钻尖亭,叫做“凌太虚”,可以眺远。

  过清溪远流,在溪旁绿荫下,有卧碑刻弘历写的《林下戏题》诗,再进,在峡东山坡上辟台地建一座小庙,叫“山神庙”,沿庙侧山路中达东山岭上几组建筑群。过山神庙再前进,在峡西的山谷中建有两组风格各殊的寺庙即“水月庵”和“旃檀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