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暑山庄发展史及其园林艺术(五)


  湖洲区又一新筑,是从戒得堂奔走,向东突入镜湖水际,好似半岛般的小区。这里地形平坦,建有“汇万总春之庙”(通称花神庙)。因为供的是花神,在建筑组合上跟一般寺庙不同,别有风趣。建筑早不存,据《热河志》载,山门南向临水,面阔五间,两侧接以有风窗的漏墙。正殿,面阔七间,供十二月花神,东西厢配殿,各面阔三间,周接以回廊,合成一院。院东北角有一洞门,外通长方形庭院,别有一番境地。跨院的三面都是透空的明廊,唯独北面是墙廊。庭中堆叠有假山,上有一小亭,东廊的正中段,建有一楼,叫“峻秀楼”。北有书屋叫“华敷坞”。

  谷原区北郊,弘历又有新建,即永佑寺北的八方形九层的浮图叫做“舍利塔”,拔地耸天,高约65米。塔式仿南京报恩寺和杭州六和塔。据志载,弘历鉴于在北京同时期开工的二塔,一已补烧,一倒坍,就下令已开工的舍利塔工程中止,另行改建。后来费时十多年方告落成。塔为仿木结构砖塔,最下层以上全用青砖,角隅部分刻出圆柱状,而斗拱桁椽全用绿色琉璃瓦,斗拱间小壁用黄色琉璃瓦,宝顶为金属包金,金光灿烂。塔尚屹存,但塔的最下层的八面廊庑,廊外四周的玉石栏杆的部分已不存,塔的最下层壁面有浮雕佛像,因日晒雨淋而剥蚀。对于舍利塔有认为除靠寺外,建非其地;有认为在平野尽处,拔地耸天,成为湖洲区各处可资因借的构图中心,同时也使平野单调的林冠线有了高耸线条的对比,全景就生动起来。

  永佑寺东部,原有一片佳地,桧柏蔚葱,就在若干虬枝垂荫处构轩,叫做“嘉树轩”。嘉树轩之北,重阁五间,第二重额曰“乐成阁”,阁踞城关上,可眺望庄外陇亩参差(轩与阁现不存)。

  试马埭以西,原长湖桥北,有“玉琴轩”,据称它正当“曲涧湍流”,“潺潺众玉中,韵合宫征”,好似抚琴的乐声。跟玉琴轩隔溪并峙的有“宁静斋”,依山构斋,后楼额曰:“澹泊宁静”。玉琴轩末为“千尺雪”,以瀑得名,瀑源来自山根,据称总流喷薄。千尺雪也是殿名,面阔五间,仿明赵宦光“吴中寒山尺雪”的画意所绘四图,藏贮于此地而名。(以上这些建筑现都不存)。由玉琴轩再往北,依西岭山麓有一院落,四周围以山墙,墙内树木茂深。正门面南,为宽三间门屋,进门见山,下构石洞,上有亭台,东为台叫“月台”,西为亭叫“趣亭”(今仅存基础)。假山北建有一阁,面阔六间,高二层,叫做“文津阁”。阁前有池,池周散点山石,池畔垂柳劲松。在建筑物与假山衔接处,有一豁口,成为自然门户。一堵假山隔断遮挡于前,一池清水倒映白去山影,造成宁静气氛。文津阁是为贮藏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开馆编纂的一部卷帙浩繁的三万六千二百册的钦定四部典籍的大丛书。纂写的目的是为了规范人们的思想,纳入儒学范畴,妄想根除抗清思想,销毁很多的所谓禁书。一七七四年先于宫内文华殿之后建“文渊阁”,专为储藏《四库全书》之用;后又陆续建“文源阁”于圆明园,“文津阁”于避暑山庄,“文溯阁”于奉天(沈阳),分别贮藏一部。后又再缮写三部,藏于扬州之“文汇阁”,镇江之“文宗阁”,杭州之“文澜阁”。总计缮写七部,到辛亥革命后,存四部而不全。原藏避暑山庄文津阁的一部最完整,现藏北京图书馆。

  山岭区的范围广大,自然风景最胜,如前所述,康熙熙攘攘时候,意在保持原植被景观,原有幽谷溪涧,峰回路转的景观,或随形势而在山隈、山坞、山坡,适度地合宜而构筑平台奥室,曲廊轩馆数处。到了乾隆时候,大力经营山岭区,以沟峪为骨干,从峪口到峪底,从山麓到峰顶,或依岩依坡,或就深搜奥,或就岗辟地,或踞顶连谷,各组建筑群的布局无不同自然形势和周围环境相结合。山岭区的各组建筑群,现仅剩残垣废址,但仍能看出布局上因势而筑和创作景物的构思和意图,是学习在自然形胜区如何布置园林建筑组群的优良范例。

  山庄南面的低岗区,从水泉沟东口进,先有八方亭叫“望鹿亭”,过亭有石碑,刻弘历书“驯鹿坡”三字。这里是背风向阳,秋凉后依然草绿,豢养的麋鹿成群来此就食而成一景(康熙时已有)。顺岗西折,有依宫垣为楼的“绮望楼”,面宽九间,北向,后楼三间南向,叫“坦坦荡荡”,可登楼以眺庄外市街。

  进水泉沟,过松鹤清樾再西进,树木茂郁,经过长八尺幅七尺的桥板,来到林深处有一寺叫做“碧峰寺”(现仅存几间坍屋和基址)。据志载,山门东向,左钟右鼓,前殿天王殿,正殿法华宝殿,后进为经楼,额曰:“宗乘阁”,其组合跟一般寺庙同。但后院东北角有书屋南向,叫做“味甘书屋”,其西偏后建有“丛碧楼”,飞檐屋槛,高出树稍;西北角有一水池,池周叠石,筑亭临池,叫“回溪亭”。这个后院却又十分幽致,是寺庙的庭园。过碧峰寺、古栎歌碑,再西进,峰回路转,已是榛子峪地段。过了谷口,若往北顺歧谷(或称小榛子峪)可达“有真意轩”,若往西北上岗就是西峪(大榛子峪)的“鹫云寺”、“秀起堂”、“静含太古山房”三组建筑群。

  有真意轩建在谷中座西南的一个岗坡的中腰部。轩本身东向,左有“空翠书楼”,右为“小有佳处”,周接以廊,自成一个院落。妙在轩后岗上筑有一亭,叫做“对画”。因为这个栾正对着轩旁东西向的小山谷里一面峭立的崖壁,雨后“云崖飞瀑,万象生明,倏忽变幻,如见荆关妙笔”,因此,亭称对画。真是善于因势藉景而设(亭轩不存仅有基址)。折返谷口往西北行,路渐斜上,攀至岗口,忽然开朗,前面是一片山岭起伏连绵的景色。从这个山岗向北斜上,直达一个高峰,然后山路又转向东北,再进就是各据一点鼎足而立的鹫云寺,静含太古山房,秀起堂,但又相互联系的三组建筑群。这三组建筑群仅存基址,参考志载,推敲其规制,各有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