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暑山庄发展史及其园林艺术(四)



  最北一条水沟松云峡,东口外先是“云容水态”,殿屋东向,面阔五间,殿之北,在山麓低平处,架屋临路,叠石为堞,其上建有楼,西向,面阔三间,额曰“旷观”。这一带山岭在山庄北部称北岭。若不登山而深入峡内,道旁大松高耸,左下涧水溪流,颇有十里云松的胜概。最后到达山庄的北宫门,宫门的左上(即其北)山坡上有“宜照斋”。登北岭,路陡势峻,先抵据峰以筑的一亭,叫“南山积雪”,冬委登亭可眺望庄外远处,复岭环拱;岭顶积雪,经时不消;或雪后登亭环视庄内,楼阁亭轩,披上雪装,皎然寒玉琼阁。由此往北,稍下,正在山谷之上有一组建筑叫做“青枫绿屿”,门屋南向,额曰:“青枫绿屿”。进内有殿,面阔五间,额曰”风前满清听”。门屋之外,西向有屋三间,额曰“霞标”;东向有屋四间,额曰:”吟红榭”。北岭上这这一带原多槭树,夏天“浅碧浓青,全山一色”,故有“青枫绿屿”之称;“入秋经霜,万叶皆红,丹霞竞采”,又是一番景色,故有“霞标”、“吟红榭”之筑。自此西折而东,有曲室据胜而筑,前为平台。从曲室窗框外眺,景列远岫,峰岭烟云,林泉山石,阴晴晨昏变化多端,幅幅如画。这种自然的渲皴浓淡之景更不是笔墨所能描出,因此曲室题名叫“罨画窗”。经青枫绿屿面前的山路,顺岭向上,到达北岭的最高峰。峰顶建有一亭,名叫“北枕双峰”,即是利用制高点据以视庄内,又是因远借而设。登亭北望远山,西北面的金山有一峰拔起,势极峻峭;东北面黑山也有一峰拔起,势极雄伟。这个远景中的两峰如双阙对拱,适与此亭鼎峙,因而有北枕双峰的题名。

  行宫区:在山庄内一小角,自成一小区,不影响全局,后门通别苑,简便起见,略述如下:

  如前所述,玄烨因如意洲受湖水限制,宫殿比较狭小,无法展扩,下令将“万壑松风”西南的山头开掉,将土石方往东和南推移,填高垫平,形成一片宏敞空旷的台地,盖起正宫。正宫的城市是“丽正门”,门前有巨大的红照壁,进内又有一座面阔五间,额曰:“避暑山庄”的大门。正宫的大殿叫“澹泊敬诚”,是皇帝接见王公大臣和理朝政的正殿,全部木材用楠木,通称“楠木殿“,除梁头上有绿色彩画外,全部不施彩饰。正殿后又有一殿叫”依清旷”(弘历改“四知书屋”),殿后是一长排的“十九间房”,大概是放置出巡仪之类等用房。过了夹道,北面就是正宫后院。正中主要建筑是皇帝的寝宫,面阔七间,高二层的“烟波致爽”,楼的左右置有四个居住建筑小院。寝宫后另有高楼突起,八窗洞达,可眺望庄内别苑景色和远处山峦朝夕阴晴的变换,因此叫作“云山胜地”。楼前堆叠有小假山,有蹬道岩梯,可循级而登楼的第二层;楼后有垂花门即正宫后门,叫做“岫云门”。出门即别苑部分的“驯鹿坡”。

  正宫东旁并列的一组建筑群,称作“松鹤斋”,是皇太后居住的地方。正殿松鹤斋和殿后十五间房都不存,夹道北后院的正殿“继德堂”仅存堂基,堂后有“五门楼”,格式与“烟波致爽”楼同。出后院的宫门另有一个院落,建筑组合较有变化,主殿前为“纪恩堂”,后为“万壑松风”,用曲廊相连。万壑松风楼正位在行宫山岗尽处,据岗背湖,形势优越,北望湖光山色在长松掩映中,风景绝佳。北坡有石砌蹬道,下可达万壑松风桥,进入湖洲区。

  东宫在松鹤斋东,南对德汇门,主要建筑是“清音阁”,是一座戏楼。楼南是正殿“福寿阁”,是赏宴看戏地方,周围接以廊屋;阁后为“勤政殿”,清帝常在此处理日常政务。殿后即“卷阿胜境”座落湖岸。

  四、乾隆年间的避暑山庄

  弘历对山庄的经营,第一阶段主要为了居住而调整改建了如如意洲上几组建筑,因为洲上建筑,在乾隆初年,曾遭火灾焚毁。经弘历修复,其规制跟圣祖玄烨时已有出入,如“云帆月舫”等未再重建,湖洲区诸岛几全为新建的建筑群占尽。最北端,青莲岛上新建“烟雨楼”,最南端有仿倪云林狮子林图意所建“文园狮子林”,以及“戒得堂”、“汇万总春之庙”等。到了第二阶段,兴建日繁,不仅庄外的外俄文央,工程惊人浩大,在庄内还修建了九组寺庙、一座舍利塔,在西峪、松林峪、梨树峪和松云峡深处及山上新建了不少工程浩大的建筑组群。有些建筑组群不仅体量宏伟,而且色彩华丽,如寺庙多采用琉璃瓦顶,楹柱丹护,栋梁彩绘,完全离开了康熙年间要求自然素朴的风格,使整个山庄面貌有了改变。

  弘历在营建园林上是有他个人特点的,常以所好江南名胜,仿其意而建置离宫别苑中,成苑中之园。由于弘历的奢求,恨不得把天下名园都仿其规制而建在宫苑中,所谓“移天缩地在君怀”,不仅避暑山庄中有多处,在清漪园、圆明园、长春园无不如此。由于他的这种追求,所建离宫别苑中兴筑日繁,最终以建筑组群见胜。诚如弘历在《避暑山庄后序》上所写:“较之汉唐离宫别苑,有过之无不及。”

  湖洲区新建青莲岛上烟雨楼是较为突出的一组。青莲岛与如意洲有曲桥跨水相通,岛上中心建筑是北面临水的“烟雨楼”,仿浙江嘉兴的烟雨楼之意,为欣赏澄湖烟雨之景而筑。过桥上岛,南有门屋面阔三间,进门左右有廊通联烟雨楼。楼四周有廊,内用隔扇。楼下北面临湖部分伸出有平台和石栏杆。澄湖水面宽广,每当雨时,湖面朦胧迷温,顿增胜概。由于热河泉水温暖,天气凉时也自能引起烟云。北向平眺,对岸近景有四亭散置,背衬乔木森森,驯鹿在林下闲步,另有一番深意。烟雨楼周,又有亭斋石洞,构成一组建筑群。楼东有“青扬书屋”,面阔三间,书外青扬蓊蓊。书屋南和北各有一亭,南亭四方形,外有坐栏,内有隔扇;北亭八方形,上无楣子,下无坐栏。楼西有屋面北,阔三间叫做“对山斋”。斋之南缀有假山,下构石洞,上有六角亭叫做“翼亭”。上述三亭,或四方或八方或六角,地图式各不同,也各有其因。做为眺景的亭,它的地图式是圆、是方、是多角、是梅花,常跟周围环境和视景要求密切相关,身临其境去体会时,就能悟得其中道理。北亭所以采用八方,因为可资远借的景是多个方面,需要有多个视角的亭式。例如从亭的东北两柱之间,望庄外安远庙的景争,最为优美,就因这个视角最合适,所见既不是正面也不是正侧面,而稍斜的正面,使安远庙高耸的立体感,格外突出。从其他面的两柱之间可以看到永佑寺舍利塔,或看到磬锤峰,以及它们映入湖中的倒景。对山斋南假山上的翼亭,也是这样,以山顶竖立的峰石跟亭柱构成的视框多个,而且每个视框中有一个视景,西为珠源寺,西南为芳渚临流,南为如意洲上建筑群,东南为金山岛上帝阁,并不显得拥挤,正因为它布置确当,体形组合合宜,有四面可资远借的景物,使人们视野不断向外扩展而目不暇接,也就不显得地面狭小了。

  湖洲区最南端有仿倪云林狮子林所建“文园狮子林”。文园景区的南面是宫墙,东西是镜湖之水和一抹宫墙,西面敞向镜湖,从这里引水入园,构成文园中水系,西北面是山岗,整个地形是西低东高,层层渐升到东界山岗为止。岗上有一亭叫做“仞鱼亭”。文园就是随着这个景区的地形地势中进行布局,模山范水,仿倪缵《狮子林图》画意而有十六景。文园的建筑都已不存,假山洞也都坍圮。但可根据记载和附图,约略推想原来规制。文园正门西向,是面阔五间的门屋。屋后好溪水,跨水有拱形石桥。桥下的水往后回抱到两头尽处汇成小水面,叫做“小瀛湖”。所以过拱桥就是三面环水,四周都是假山的文园中心部分。这里的主建筑是面临清水,背衬叠石,四面洞朗为一敞轩的“纳景堂”。堂东稍上另有一组建筑,正中为“清秘阁”,高二层,左是“探真书屋”,右是“清淑斋”,阁后突起一楼叫做“延景楼”,楼东又有一水池,池面一轩,叫做“桐碧轩”。延景楼北面假山部分叠有委曲的石洞,叫做“云林石室”。文园北面的山岗上,从仞鱼亭开始,有墙顺着山脊而筑,直达“占峰亭”,它是一个梅花地图式的笠亭。亭南有蹬道下至石桥,桥上有藤萝架,随桥曲复斜。再上,沿山岗到东北角,另有亭式佛阁,叫做“小香幢”。总的说来,文园是仿名家画意来叠石理水,写出峰峦泉壑的笔意。假山虽已坍塌,但从坍址中仍可看出当年匠心和叠石的巧妙处。

  清舒山馆东北,镜湖西畔,有一小岛。为弘历庆祝七十岁生日而修建“戒得堂”这组建筑。小岛四周环以山岗,中为平地,好似小盆地,其中规划了组合相当复杂极富变化的一组建筑。可惜早已不存,只能凭《热河志》记载,推想其规制。上岛至南端,因正门面南,前临湖水。门屋面阔三间,东西两旁为外墙内廊的墙廊,往北连接到面阔五间的正屋“戒得堂”,堂背有庑伸出,额曰“镜香亭”。再进就是第二个院落,庭中心是一小池,池周叠有山石,仿佛山池,院周接以回廊。再进至后院,尽处有层楼突起,叫做“问月楼”,楼两侧的围墙都是漏砖墙。这个问月楼可说是全组建筑的一结,登楼四眺就可冲破壶中天地,放开眼界,尤其能望到金山的天宇咸畅,高立岗顶,引人深深。跟戒得堂相平行居西,另有跨院,前后有轩屋三重,南第一重叫“桂荫堂”,第二重叫“来薰书屋”,第三重叫“含古轩”,前后用廊连接。桂荫堂南有面阔三间俯临流水的“面水斋”。总的说来,戒得堂岛的四周即围以土岗,堂屋又围以墙廊,层层重围下更增厚了宁静的气氛,为了在宁静中不至呆滞,于庭中心有山池之筑,使之生动,有漏砖墙使之不致闭塞。然后突起层楼,得以放开眼界。这样,先紧收而后又一放,对比之下,更增舒畅开旷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