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暑山庄发展史及其园林艺术(七)

  避暑山庄发展史及其园林艺术(七)


  从峡西一条小溪旁缓缓坡上登,似乎平淡无景可寻,忽见一白色石枋出现在小台地上。登上石枋小息,忽见磬锤峰正嵌在枋框之中,可见其设计之妙。再上就到水月庵。庵分两个院落。进庵门前院,中为主殿,左右配殿无特殊处。其北侧墙有小门通到园林式后院。在面对群山,地势高处建有“山心精舍”,从这里看磬锤峰更为完整,景色更为开阔。出院后小门登山,半山腰建有一亭,叫“放鹤亭”。

  从水月庵西北绕过深壑,就可望见远处东西向横岭上,座落一组庞大的建筑群,就是“旃檀林”。这组建筑群下临陡赵,因此前沿和台地都砌有竖壁。上坡抵亩,先是一段石阶,登平台后又是一段石阶,才是门楼式山门,叫做“澄霁楼”。楼北就是面阔三间的旃檀林正殿。楼与殿的东院,岩顶有人工开凿的水池(称天池)。面对池的一殿叫“瞻轩堂”。从澄霁楼起,有沿峭壁而建的长廊连接到东南墙的“超然宇”和“云润楼”。超然宇是云润楼的下层,建于高台上,云润楼与长廊为上楼。在澄霁楼西的小院里,依古松建有二层楼阁,叫做“松云楼”,院前也有从澄霁楼连搠过来的廊子。充分利用地形条件,和高低错落不同水平台址的变化是这组建筑群的突出的特色。

  弘历在东北山岭区也创建了几组出色的建筑群。过青枫绿屿、北枕双峰亭和斗姥阁后,越山脊到西坡分水岭上,那里建置了一组工程浩大,气势雄伟的建筑群叫“山近轩”。据调查在长七十米的地段内,地形高差达二五米多,在南北两岸之间以石墙、假山叠砌而成四个台地,从而可以把园林建筑分别筑于不同高度上。而且西、南、北三面均无围墙,仅北随地形围有曲墙。

  山近轩崖下沟涧由东而西,折而向南下入松云峡。下段沟涧跨建有高十多米的三孔大石桥,桥长二七米,宽五点五米,造型优美与自然地势巧妙地相结合。过桥顺蹬道上攀,可达“广元宫”,沿溪向西南行,就下到松云峡。通常都由“斗姥阁”下至山近轩,因为那里山坡较缓,并铺设有块石蹬道。山近轩的门屋阔三间,南向,建在第二层台地上,进门后的庭院几乎全部叠缀假山,以蹬道通往周边建筑。院北高台上即第二层台地上正屋即山近轩,面阔三间,西有“清娱室”,面阔三间,东有“养粹堂”,阔三间。院东面沿陡峻的假山,上至第三层台的延山楼,面阔三间,是一个靠崖建的楼,北向二层,南向一层,南面为一半圆形平台。山近轩东,为山洞,经由洞内蹬道可上至踞顶一亭,面阔三间,亭周多奇石嵌空,并有回廊,额曰“簇奇廊”。从养粹堂周廊的后廊向南可直接通至院外蹬道;从室内夹道往北通过一间游廊可至“古松书屋”。古松书屋为两间山殿和一方亭组成,称做“跌落房”临崖顶建筑,不仅平面相错,而且高度逐个升高。据《热河志》载两殿一亭都为草顶。

  从山近轩往北登山道,上到松云峡东北山岭最高处,建有一组寺庙称“广元宫”,仿泰山顶碧霞元群庙的规制,以“为民祈福”的名义而建。广元宫规模宏大,外形轮廓多变,从山区高处和遥远湖区都可望见其外形。整个寺庙分为三个院落,庙外有一对幡竿。正门十分隆重,在一个雉堞的城门上,建造有三个券洞的歇山顶的门楼。楼的两侧又建有歇山顶、面阔三间的门殿。前院内堆叠的假山,左右为钟、鼓楼。中院的正中有有一重檐方形亭,叫做“馨德亭”,主殿为“仁育殿”,东西有配殿。后院中主要是堆叠的假山,半圆围墙和后山门。无论是钟、鼓楼,配殿和侧山门都是断开围墙而建,而不是一般那样在围墙内独建,既经济用地又更能显示其外形的错落变化。

  从广元宫下山,过一石桥,两旁奇石,高下有致。再进,即见踞顶依阳坡而建小组建筑群,叫做“敞睛斋”。据称该处野宽阔,尤其秋高气爽的晴日,游目苍碧千里之遥,此处最胜,故称。门屋偏一侧,院内主殿为敞睛斋,左厢为“青绮书屋”,右厢为“绘韵楼”。斋、屋、楼三者之间连以爬山廊(斋、屋、楼都不存)。

  敞睛斋东有路,或从广元宫后山门的路均可直奔山头上一亭,叫“古俱亭”。登亭可眺望庄外诸寺之胜。西北望有狮子林和狮子园(乾隆时修,已废)。罗汉堂(已毁),广安寺(已毁)和殊象寺诸胜;正望即普陀宗乘庙,气势雄伟壮丽;东北望即须弥福寿寺,居大红台群中的妙高庄严殿,殿顶金龙银瓦,辉煌夺目;更东远眺,普宁寺的大乘阁,高拔云霄。此亭完全因景而设,使人得以纵目诸庙,气象万千,景色宏伟。此亭可称整个山庄的最后一结。

  五、避暑山庄的衰微破坏和新生(略)